祭奠此刻,銘記歷史
時間:2018-12-15 15:37:32  來源:  作者:
  •   

    1.JPG 

    12月13日,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,這是刻印在中國同胞心底的日子。1937年12月13日,對于南京,對于中國,是記載屈辱的符號,也是一道永遠無法磨滅的傷痕。科中學子今天利用各種形式,懷念、祭奠這一慘痛時刻。

    6.JPG 

    2.JPG

    3.JPG

    4.JPG

    5.JPG

    1937年12月13日至1938年1月,

    日軍侵入南京,

    在長達40多天的日子里,

    南京城成了人間地獄,

    日本侵略者以慘絕人寰的手段,

    屠殺30多萬中國軍民,

    如果以秒計算,

    平均每12秒鐘就有一條人命消失。

    至今,

    已整整八十一年。

    南京!南京!

    這是一段讓人不忍直視的慘痛歷史,

    也是一段讓人激憤的歷史。

    每每觸及,

    每每落淚。

     

    岑洪桂:眼睜睜看著弟弟被活活燒死

    1937年12月,日軍火燒漢中門外城墻根的稻草房,父母帶著我和二妹、二弟逃出火海。當時未滿2歲的三弟在屋內睡覺,日軍阻止父母返回屋內,三弟被活活燒死。我當年13歲,日軍將我推入火海,腿部被燒傷,至今留有傷疤。

     

    常志強:媽媽臨死前,還在給小弟弟喂奶。

    日軍在攻城時瘋狂轟炸,很多人被炸死燒死。我們姐弟六人隨父母逃生時,最小的弟弟小來,還在吃奶。在逃難中,我母親抱著小來,被日本兵一刀刺中胸部,母親還不肯放下弟弟,接著又被刺了一刀,母親倒在血泊中。

    這時,四處逃散的另外3個弟弟全部聚攏到媽媽身邊,抓住日本兵又撕又咬,被一刀一個捅死。滿身是血的小來拼命哭喊,我把他抱到了媽媽面前。媽媽這時已不能講話,只是使勁地把衣服拽開,小弟弟便趴到媽媽身上吃奶。媽媽的血還在流,我用盡力氣替她捂著傷口,捂著捂著,媽媽頭歪了過去。

     

    佘子清:日本兵不分男女老幼,逮著就殺。

    1937年12月13日,日本兵從中華門打進南京后,不分男女老幼,逮著就殺,許多人逃到長江邊,日本兵很快就追過來,慘無人道地用機槍掃射逃跑群眾,江水很快變成了紅色。

    當時,我父親僥幸逃到了江北,留在家中的母親卻被日本兵殘忍地殺害了。路上到處是層層疊疊的尸體,男女老幼都有,慘不忍睹。有一次,我被一群日本兵抓住,他們用手槍朝我的頭上猛砸,血流滿面。

     

    駱中洋:我親眼看到日軍持續10多小時的屠殺

    12月13日早上6點,我們被日軍帶到了三汊河邊,那里已有黑壓壓的一片人,估計有兩萬多。殘忍的日本兵在作惡前竟然問:“你們愿意選擇哪種死法,機關槍、步槍、還是刺刀?”日軍最后決定用刺刀,也就是殺人比賽。

    很快,幾個日本兵把我們按順序排成行,第一排的人被帶到一處空地,在毫無心理準備的情況下,日本兵突然舉起刀,砍下了他們的頭。我們都驚呆了,人群一陣騷動,但誰也不敢亂跑,一離開隊伍就會被站在高處的日本兵用機關槍掃死。很快,第二排,第三排人紛紛倒下……這場屠殺從早晨直到傍晚,沒有停過,河邊的尸體堆成了山。

    我趁亂爬到河邊,躲了起來。天黑后,日本兵離開河邊,我才敢爬出來。當時,四周全是尸體,血腥味刺鼻。看到不遠處的岸邊有很多渡船,我便走過去,想找個漁民家避一避。可走近一看,滿眼是橫七豎八的尸體。

     

    仇秀英:媽媽在我眼前死去

    1937年12月13日,我們一家人躲到離家不遠的地窖里。下午妹妹喊餓,我媽帶著我和哥哥爬出地窖,回家做飯。剛打開門,就來了四五個端著長槍的日軍。他們搶光了東西,又從哥哥身上搜出錢包,然后開槍了。

    子彈從我媽前胸射入,又從后背飛出,打傷了我哥哥的肩膀……雖然當時我只有7歲,但這一幕永遠忘不了。看我媽身上的棉襖都被血染紅了,我哥哥不顧自己受傷,一邊叫我快往地窖跑,一邊拉起我媽,連拖帶扯,一起滾入不遠處的地窖中,將地窖門從里面堵死。但這幾個鬼子并未就此罷休,他們又點起火把,不停地從地窖的一個小洞口往里塞。我們幾個人,立即被煙熏火燎,難以忍受,但沒一個人敢出去。過了一段時間后,外面的鬼子終于走了,我父親這才打開地窖門。再一看,我媽因為失血太多,已經咽氣了。

     

    夏淑琴:那一天,我失去了7位親人。

    1937年12月13日,約有30個日本士兵瘋狂砸門,房主剛打開房門就被日本人開槍打死了,房主太太上前質問也被打死了。

    父親就跪在士兵們面前,懇求他們放過我們,但父親隨即被槍殺。

    媽媽抱著1歲的妹妹被日本兵從桌子下拖了出來,小妹被日本兵用刺刀扎死,母親和兩個16歲、14歲的姐姐被日本兵奸殺。外公和外婆試圖保護我們,也被日本兵開槍打死了。

    當時,我和4歲的妹妹藏在床上的毯子下面。日本兵用刺刀朝毯子亂扎,我被扎中了三刀,昏了過去。

    那一天,我們姐妹失去了7個親人,成了孤兒。我帶著妹妹在這間屋子呆了14天,白天躲在角落的桌子下,到了晚上,才敢出來找吃的。當被老人堂(敬老院)的老人發現時,我后背上的刀口已經化膿。

     

    300000!這,

    不只是看起來觸目驚心的數字,

    而是一個人,

    加一個人,

    再加一個人

    ……

    隔著八十一年的歲月,

    似乎還能聽到痛苦的叫喊,

    還能看到一張張哭泣的臉。

    我們希望,所有的紀念我們都記住,

啊彩彩票 金丰彩票 | 东方网彩票 | 鼎鼎彩票 | 华夏彩票 | 万喜彩票 | 五分时时彩 |